780451生活网-中国专业的生活新闻媒体

信用保证保险服务普惠人群 推动消费复苏

4月17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,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06504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同比下降6.8%。尽管一季度消费、投资、工业生产等主要经济指标均出现下滑,但随着国内疫情控制趋于稳定,各行业复工复产,在政府和金融机构出台多种政策的刺激下,4月份部分经济指标已出现积极变化。其中,零售企业日均销售额已有增长,居民消费贷款也开始回升。

 

消费的逐渐复苏,为消费金融行业带来的新燃点。银行、消费金融公司都纷纷推出多项举措助力消费反弹。同时,多家银行还通过与具有风控、技术实力的保险公司积极开展合作,借助信用保证保险的融资增信功能,将金融服务辐射到更广的普惠人群,有效推动消费市场复苏回暖。

 

消费复苏,二季度信贷需求将继续攀升

 

家住上海的李小姐告诉记者,她前几天刚刚收到工行短信,“工行的个人信用贷款融e借现在年利率只要4.35%了,比我房贷的利率还低,而且最高额度能达到80万。”还有市民表示,招行近期“闪电贷”的利率也下降了不少,还推出了周一福利日活动,首次成功建额可抢九折利率折扣券。

 

经历了1月、2月消费贷款的短暂滑坡,多地政府加码促消费、扩内需政策,拉动居民消费贷款增长。银行也纷纷推出了多种优惠政策,抢占消费贷款市场。

 

当前,全国消费市场回暖,商务部最新监测数据显示,4月上旬,重点监测零售企业日均销售额比3月下旬增长3.1%。在央行召开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上,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、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,3月末个人消费贷款余额44.7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9%,当月新增个人消费贷款6094亿元,逆转了2月份净下降3430亿元的走势。3月份的个人消费贷款已开始回升。

 

对于二季度的信贷走势预判,阮健弘表示,从现在掌握的信贷需求情况来看,第一,随着疫情的减缓和企业复工复产节奏的加快,企业生产经营当中的资金需求将得到逐步恢复;第二,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的逐步放宽、解除,个人消费贷款和购房贷款的需求也会得到释放;第三,随着政府推动的重要项目、投资计划的逐步开工,相应的贷款需求也会快速增长。据央行开展的银行家问卷调查,二季度的贷款需求预期指数为83.1%,比一季度高17.1个百分点。

 

银保合作激发下沉市场消费升级

 

去年刚毕业的小张是个摄影发烧友,春暖花开外加电商平台的打折促销,让他对心仪已久的一款定焦镜头重新有了“想法”。

“我特地做足了网贷的功课,借钱还是要借正规银行的资金,虽然我工作不不久,也没有抵押资产,但我在贷款中购买了信用保证保险,就很快借到了银行的资金,成功在打折期把镜头拿下了。”

像小张这样,通过信用保证保险获取到银行消费贷款的用户不在少数。事实上,疫情期间,大量企业延迟复工,使得原本收入就偏低的下沉市场受到更大经济冲击。如何服务好下沉市场,使其在疫情后期消费贷款回升的浪潮中“不掉队”,是当前需要关注的重要课题。

 

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认为,从理论上讲,银行可借助资金成本优势推动用户下沉,逐渐把互金机构存量客群里相对优质的那部分用户争取过来;不过在实践中,能否识别用户的风险特征对银行而言是个挑战。

 

不同于银行以往服务的中高收入群体,下沉市场的人群往往缺乏可以抵押的资产,自身征信数据也不够完善,这使得银行在风险识别时面临了较大压力。为了缓释和转移风险,银行与保险公司的联动日益紧密,保险公司通过成熟的风险识别和经营能力,在服务下沉人群的过程中发挥出了独特作用。

 

信用保证保险是以信用风险为标的的保险,是为了防止出现借款人无法还款或者逾期的情况。从出资方的角度而言,通过信用保证保险进行风险的转移和缓释,是其保障资金安全的重要前提;对于借款人来说,信用保证保险则为其个人信用加了一层保障,起到了增信的作用,帮助其满足融资需求。

 

由于在缓释普惠金融风险方面有着关键作用,信用保证保险也得到来自政策层面的支持。2018年9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》中,提到“鼓励保险公司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,为消费信贷提供融资增信支持”。

 

“信用借贷市场不缺资金,也不缺资产,缺的是真正的专业、持牌的信用中介。”众安保险常务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王敏此前指出,保险便可以扮演好这样专业的角色,通过释放更有价值的产品连接更多资源,从而进一步满足各方金融需求。同时,王敏认为,要发挥出专业信用中介的作用,核心在于生态能力和风控能力的提升。生态能力体现在场景搭建、连接能力和服务能力上,而风控能力则在于偿付能力和风险经营的强化。

 

根据QuestMobile报告显示,2019年我国下沉市场用户规模超过6亿,拥有海量的发展潜力。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以电商为代表的线上业务带动,下沉市场用户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有待进一步释放。银行通过引入信用保证保险这一工具,能够更加有效地其融资需求,促进疫情后期下沉市场消费贷款回升。

 

开展信用保证保险 险企自身资质需过硬

 

近些年,信用保证保险规模伴随着普惠金融的发展快速扩大,在带动普惠金融创新的同时,也暴露了个别市场风险。为了真正服务普惠金融,发挥银行和保险联动的效应,只有自身资质过硬的保险公司,才能够开展信用保证保险业务。

 

根据银保监会此前下发的《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经营信保业务的险企必须接入央行征信系统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已接入央行征信的保险机构包括8家,分别是中国平安、中国人保、众安保险、阳光保险、华安保险、大地保险、中国信保以及太保产险。

 

由于在信用保证险业务中,保险公司担负实际赔付责任。因此,保险公司也需要对借款人的信用风险做合理的考量,建立并夯实风险管理制度。

 

以众安保险为例,目前,众安保险已与100多家持牌金融机构合作,授信总额超过1000亿元,其中,银行超过30家。在风险管控上,众安保险已形成了一套独立的风险管理体系——“三体双生命周期风险管理体系”,即众安的风险管理覆盖了用户消费信贷生命周期的XYZ三个维度,并将外部宏观经济预警和内部信保风险管理策略进行动态结合,密切关注用户风险变化。2020年,为应对宏观经济下行对借款人违约风险的影响,众安保险在消费金融生态中进行“风控加码”,加强对用户还款能力的评估,避免因过度授信而导致用户还款能力不足。

 

近些年下沉市场的快速发展为银行拓展新用户、扩大消费贷款规模提供了海量空间,面对小额、分散的人群,信用保证保险由于具有风险缓释和融资增信的作用,成为助力银行服务近优级人群的最佳手段之一。在当前政策趋严的环境下,保险公司发展信用保证保险业务应当加强自身能力提升,保证业务合规发展,助力普惠金融市场更加健康发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