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0451生活网-中国专业的生活新闻媒体

超市招工为什么越来越难:薪酬太低,工作太苦,晋升太难

现在招人真的越来越难,尤其是年轻人,我们店到现在都有十几个空缺,从来都没招满过。苏果超市应天大街店的店长,一直都在为人手不够而苦恼。桥谷掌柜为入驻商家提供财富管理,数据报表,商品渠道等服务,桥谷同时支持在线收款功能。

超市是一个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场所,但经常逛超市的市民应该能够发现,这几年,超市里年轻员工越来越少了,尤其是85后越来越少。偏低的薪酬,过高的劳动强度,以及整个行业的下滑态势,让超市越来越不受年轻人的待见。

超市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

“2004年我进超市,30个防损员只有两个人结婚了,今年的门店,20个防损员已经没有未婚的了,年轻人现在都不愿意来超市上班了……”一位在超市干了11年的网友,对于超市员工的老龄化很是担忧,他在论坛上发的这篇文章,立即引来了许多超市行业人士的共鸣。

事实情况究竟如何?记者走访了河西数个超市发现,除了收银员的年龄普遍低于30岁外,大卖场的导购、理货员、防损员几乎看不到85后了,90后的就更少了。

在苏果超市应天西路店进卖场的电梯口,一张招聘启事几乎常年竖在那里,店长周卫东告诉记者:“超市招人确实越来越困难,按照总部的人员编制,我们现在还有十几个空缺,这几年一直都没有招满过。”

据周卫东介绍,招人难是让所有超市都头疼的问题,收银员相对来说还好一点,不少年轻的女孩愿意来超市上班,而且工作强度也不算太大。

但和10年前相比,收银员的平均年龄也在变大,这位网友就在文章里写道:“2005年我做人事招聘时,收银员的年龄要求是18—25岁之间。2015年再看看超市的收银员,我店60名收银员只有5名未婚,其他的也都30岁以上了,也有40岁的大龄姐姐,而现在的人事再招收银员时,也限制在40岁以下了,有工作经验的还可适当放宽……”

和收银员相比,像收货、理货、防损这些对体力要求较高的工种,已经越来越难招到年轻力壮的小伙子。

做服务的员工好多都已经四十几岁了,这个工作本身就比较辛苦,都挺不容易的。”周卫东说。

为了解决员工老龄化的问题,也有不少超市进入校园招聘储备干部,然而最终的结果却让人寒心。刚毕业的大学生提前进入卖场,百般呵护,最终留下的比例不足15%,即使留下的也是所谓的坐办公室的。

也正因为此,这位超市行业的网友也发出了感慨:“再过十年,80后的我们也老了,还有人去超市上班吗?供应商送来的货谁会摆放到货架上呢?卖场还有理货员吗?任何行业的竞争都是人的竞争,没有人了,没有年轻的人了,这个行业的明天在哪里呢?”

收入太低、工作太苦是硬伤

超市工作越来越不受年轻人待见,这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而超市留不住人的关键,其实也很简单——收入偏低。周卫东也很直接地告诉记者:“刚进超市的员工,工资确实比其他行业低不少,月薪大概也就2000元。”

今年27岁的小李,曾经在南京的某大型超市干过一段时间理货员,不过几个月后他就辞职了。说起那段经历,小李依然苦不堪言:“我倒不是嫌超市的工作辛苦,如果辛苦了能得到回报,那也能接受。一个月就2000元不到的工资,还时不时因为顾客投诉被扣钱,确实不值得。

我现在在快递公司送快递,虽然也很辛苦,但收入比超市高多了。”确实,对于一个刚工作的年轻人来说,2000元的月薪很难有什么吸引力,更何况这份工作还不轻松。然而,超市方面也有难言的苦衷,他们并不是不想给员工提高待遇。

周卫东说:“员工的工资其实都是总部支付的,标准也是总部制定。目前来看,我们超市的工资也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,同时也给员工缴了五险一金,但说实话,我们门店是没有权力给员工加工资的。”

和其他单位年终还有一笔奖励相比,超市员工的薪水是固定的,年终最多也就是发一个几百元的红包。更重要的是,超市的管理方为了维护企业形象,对于员工提出各种考核标准,一旦员工被投诉,他的收入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。

超市收入偏低所带来的直接后果,就是年轻人越来越少。“现在在超市上班的人,多数是为了照顾家,上早班下午辅导孩子作业,上晚班早上送孩子上学,孩子不上学可以带到卖场玩。上班也只是混个时间,工作能拖就拖,挣着可有可无的工资,拿着超市的特价商品或赠品,慢慢地生活着,给自己找个事做……” 网友在自己的文章中说。

晋升太困难,行业压力巨大

薪水太低,工作辛苦,如果这个职业有不错的晋升机会,年轻人还是会为了未来选择留守。然而可惜的是,超市的晋升并不容易,即便是做到了课长级别,薪水也不见得能提高多少。更重要的是,在电商的冲击下,整个零售行业已经提前步入了寒冬,超市的前景也愈发暗淡,这也使得更多的年轻人远离了这一职业。

小张今年32岁,2006年进入南京某大型超市卖场,今年刚好是他在超市的第十年。现在,小张是该超市的洗化课课长,“我是2012年成为课长的,从进超市时的理货员干起,干了7年才升了一级。和我一起进超市的,基本上也走得差不多了。”小张私下里也坦言,为了当这个课长,自己的确也吃了不少苦,理货员本身就辛苦,他还经常主动申请加班,脏活累活都抢着干。“现在的年轻人,能像我那样拼的也很少了。”小张说。不过,课长的待遇,其实并不比理货员高出多少,也就是多出一个根据销售业绩的考核奖励。

和小张这样的超市中层相比,周卫东身上的压力显然更大。电商行业的迅猛发展,把原本属于超市零售业的市场蚕食殆尽,门店的效益受到了巨大的冲击。“我们真是无时不刻有一种危机感!”周卫东说,“超市赚钱越来越难了,这几年效益下滑得很厉害,反正今年加工资是没什么希望了。”

苏果店长级别的领导,收入都是由固定工资加利润分红两部分构成,周卫东给自己也算了一笔账,今年他的超市销售和利润下降了接近10%,这也意味着他的收入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。“整个行业都很困难,我们又拿什么去吸引年轻人呢?”周卫东说。